閻王殿崔判官 作品

第五十五章,渡邊好美

    “該死的,該死,該死……”若松俊秀趴在地上嘴里瘋狂重復,他何時收到過這種恥辱。

    “轟!”白夜天抬腳一下用力踩在了他的背上,原本支撐不穩的身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白夜天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手中拿這個手機:“你剛才已經是構成了性騷擾了,需要報警將你帶走嗎?”

    “我……”聽到白夜天的話,若松俊秀發熱的腦子稍微冷靜了一點,隨之而來的是對警局的畏懼。

    “真是抱歉,我想若松先生也不是故意這么做的,請你們原諒他可以嗎?”

    一旁一直在冷眼旁觀的渡邊好美伸手阻止了白夜天,并對毛利蘭道歉。

    “這,好吧!”毛利蘭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就順著她的話語原諒了若松俊秀,并拉開了白夜天,好讓若松俊秀能站起來。

    “好美……”若松俊秀心情復雜的看著渡邊好美,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覺得當時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事情這么一鬧,所有人雖然還是回到了座位上,但卻非常的沉默所有人都不說話。

    “吸溜!”白夜天細細的品嘗了一口茶水,心想怎么還不死人難不成今天死神罷工了?

    柯南看著面前的杯子心中久久不能平靜,我的初吻……初吻?。。。?!

    眼神無魂,一副人生索然無味的樣子。

    毛利蘭低著頭,雙手不自覺的揉搓裙子的邊角,只感覺渾身燥熱如若針氈,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中多帶一秒都是煎熬。

    若松俊秀斜著眼撇了毛利蘭一眼,還是好可愛,好想和她在一起。

    但他又偷偷的瞄了一眼對面一副溫柔體貼的渡邊好美,這邊也很不錯可惜她是皆川的,可惡皆川那個混蛋怎么可以擁有好美小姐,好美小姐一定是我的。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小蘭小姐和好美小姐都是我的那就更好了,嘿嘿嘿!

    若松俊秀躁動的內心讓他yy的想著,心跳又開始在加速,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因為那個討人厭的家伙還在這里,如果能讓他消失掉就好了。

    若松俊秀盯著白夜天,惡狠狠的想著。

    “呵呵!”渡邊好美捂嘴輕聲笑著,眼睛里紫色妖異的光芒越發深邃。

    在發現白夜天看向這邊之后,她立馬將頭瞥向了一邊。

    “叮!”白夜天端著茶杯,不做遮掩的盯著渡邊好美,思考這個人做這些事有什么目的?

    “園子你回來啦?”沒一會小蘭看見園子委屈哭兮兮的回到了桌子上,知道她去干嘛的小蘭見她這樣就知道一定是失敗了。

    “嗚哇~”園子一屁股坐在了墊子上,粗暴的撕開了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包裝,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

    “這富婆還能告白失???”白夜天一臉懵逼,對面那貨是不是不知道她是鈴木財團的千金?要不然就是腦子抽了。

    當然白夜天不知道的事,擁有鈔能力的鈴木園子怎么可能告白失???只不過她還沒來得及給,就聽別人說她喜歡的人,喜歡的是渡邊好美!于是園子的告白胎死腹中!

    “那個小白臉怎么還沒回來?不會現在就已經開房去了吧?不對貌似那個小白臉就住這,他們不會現在在樓上研究人類繁衍的吧?”見只有園子回來,那個小白臉和自稱關谷香的女子還沒有回來,白夜天嫉妒充滿了惡意的想著。

    “呼~”但白夜天猜錯了,園子回來不久,關谷香也在下一刻回到了屋子里,嘆息一口表情復雜的將手中的巧克力遞給了一旁的小孩子。

    “哦吼吼!”見關谷香這副表情,雖然知道這有點不好,但白夜天卻覺得異常舒服,歡迎加入偉大的單身狗協會!

    不一會那個讓白夜天嫉妒的小白臉也回到了屋子里,身上一股子煙氣讓鼻子靈敏的白夜天更加不滿,等著有機會一定搞死你!

    見皆川克彥回到了座位上,不知道是誰反正就是一直都是廚房忙活,貌似是皆川的母親端出了一壺咖啡。

    “來來來,都吃膩了吧!喝點咖啡吧!”

    白夜天抬頭看了她一眼,自己家里剛剛發生了那樣的騷亂,卻沒有任何不滿,這一定是以為寬容大度的好人吶!

    “抱歉!我茶水還沒喝完!”白夜天舉起了茶杯,里面剛剛倒了一壺茶水。

    女人沒有勉強,只是后來給每個人都倒上了咖啡。

    “吸溜!很好喝,謝謝伯母!”毛利蘭品嘗了一口,客氣恭維的回答。

    “咖啡也無毒,很好!”白夜天喝了一口茶水,見柯南毛利蘭都合了咖啡,放下了心,等下喝完茶水就給自己也倒一點。

    “哪里哪里!”女人捂嘴輕笑,見皆川也敷衍的拿起了喝了一點,面無表情什么也沒發生的,轉身拿著咖啡壺回到了廚房。

    哎?我還沒喝呢?

    見女人把咖啡壺都拿走了,白夜天一臉尷尬,里面明明還有不少拿走干嘛?我還沒喝呢!

    “這是我親手做的蛋糕,大家嘗嘗!”

    還不等白夜天說什么,女人端著一盤蛋糕回到了屋子。

    看著華麗精致的蛋糕,白夜天把咖啡忘到了腦后,喝什么咖啡,蛋糕不香嗎?

    “哎!你不吃點嗎?”關谷香態度惡劣的拉了皆川克彥一下,拿起了一塊蛋糕就要遞給他。

    皆川克彥把頭一撇:“我不喜歡吃甜的?!?br />
    嘖!這貨還挑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吃口蛋糕都吃不起嗎?

    白夜天惡劣的看著小白臉,想起自己曾經為了一口吃的,跟人打的頭破血流,知道自己當時多不容易嗎?

    “我出去抽根煙!”

    見所有人都在吃蛋糕,就他自己不吃皆川感覺自己被孤立了,惡劣的掏出口袋里的煙盒,但這時卻發現已經空了。

    “給,抽我的吧!”

    一直不說話陰沉著臉的直樹,卻遞交給他了一盒煙。

    心情煩躁的皆川克彥一把拿走了煙,連句謝都沒有的拿著煙就往外走。

    “等等我!”

    渡邊好美過了一秒,拿著桌子上的巧克力跟了出去。

    
淘宝快3是哪里的 手机麻将卖挂的可靠 最稳平特一肖王中王 甘肃11选5中奖规则 玩牛牛的技巧经验心得 2020年中国股市暴跌 广东麻将1等3闲来推倒胡房 交流股票微信群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app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图 经典好玩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