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官青 作品

第六十章 身陷囹圄

    “原來,你竟真是張大公子?”孟璃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那是自然!”張冀尚昂首挺胸道。

    “剛剛對公子多有不敬,還望公子海涵?!泵狭⌒囊硪淼?。

    張冀尚看著孟璃謹小慎微的模樣,大笑起來,笑得很是得意。

    向他通風報信之人,還說秦凌云是那日在林中將他打成豬頭之人,她柔胳膊小腿的,若真有那等功力,此刻豈會對他這般服帖?

    張冀尚徹底放下了戒備。

    “既然你如此識趣,本公子可以大發慈悲地不怪你了??旖o本公子看看,本公子有沒有打疼了我的美人???”張冀尚說完,又欲伸手去撫孟璃的臉頰。

    孟璃閃躲道:“凌云有錯在先,豈能不罰?公子向來憐香惜玉,這一掌并不重,無礙,無礙……”

    “既然無礙,那美人今日便好好陪陪本公子吧!”

    張冀尚說完,便湊了過來,一張尖嘴猴腮的臉,配上他特有的極其淫蕩的笑容,以及那數條暗紅色的猙獰傷疤,正加速地在孟璃面前放大,這應當是孟璃所見過的最惡心最可怖的畫面了!

    孟璃幾欲作嘔,強行忍下后,含羞帶笑地看著這張丑陋無比的臉朝自己越靠越近。

    待這張丑臉距她近在咫尺之時,孟璃突然奮力向前,揮起手中的發簪,就向張冀尚刺去。

    在發簪的尖端距張冀尚只余寸許之時,突然發力的孟璃,腳下突然發軟,竟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賤人!好大的膽子!”張冀尚一腳踹向了孟璃,面目可憎地怒道:“你以為你長得好看了些,本公子便當真舍不得教訓你了嗎?!”

    張冀尚一張尖嘴猴腮的油臉怒不可遏地扭曲著,他怒氣沖沖地走到牢房外的刑具那里拿起一根鐵鞭就欲要沖進來,但是,他想了想,又憤恨地扔下鐵鞭,拿起一個小布包走了進來。

    他走至孟璃面前,展開小包,在孟璃面前晃了晃,布包里面是一排粗細不一的銀針。

    “你若是乖乖順從本公子,本公子還可以讓你少受些苦!你若是再如此不識抬舉,本公子就讓你嘗嘗這十指鉆心之痛!你可要好生想清楚了!”張冀尚威脅道。

    “我是皇上親選的美人,你輕薄于我,就不怕殺頭之罪嗎?!”

    “哈哈哈……”張冀尚得意的大笑道:“本公子豈會怕這?!本公子什么樣的女人本公子都嘗過,唯獨還沒嘗過皇上的女人!今日,便要嘗嘗鮮!”

    張冀尚說完,又伸出狼爪朝孟璃撲了過來。

    “只要是女子,定是都寧愿死,都不愿意被你糟蹋!”

    就在張冀尚即將撲到孟璃身上之時,安樂突然沖了過來,她想要從張冀尚的手中取下一根銀針。

    精通醫術的她,知道如何利用一根銀針便能封穴索命!

    只是,安樂相比于張冀尚,還是太瘦弱了,她剛觸碰到布包,便被張冀尚一掌給推開了。

    連續兩次差點中招的張冀尚,惡狠狠地向外道:“來人!把這兩個賤女人給本公子綁起來!本公子今日非好好教訓她們不可!”

    偷襲失敗的安樂,擔憂地看向孟璃,見孟璃雖有憂色,但似乎尚算鎮定,似是有所打算,便沒有多做抵抗,而是同孟璃一樣,仍由自己被人五花大綁了起來。

    張冀尚本欲先教訓一翻安樂再欺侮孟璃,只是他看著手腳被縛的孟璃,那掙扎著的身軀,那扭動的身姿,那被繩索勒出的誘人線條……

    張冀尚的腦海中無法遏制地出現了一幕幕污穢不堪的畫面。

    張冀尚朝孟璃走了過來,帶著那令人作嘔的淫笑。

    “我秦凌云,要做只做皇上的女人!否則,我寧愿一死!”孟璃尖叫道。

    “原來,你這賤女人,竟然是瞧不起本公子,才不跟從了本公子的?!”張冀尚憤怒地捏住了孟璃的下顎,“你越不從,本公子就越是要!”

    張冀尚說完,一張臭烘烘地嘴就湊了過來。

    “你不要過來,否則我就馬上咬舌自盡!”孟璃聲音驚恐地道。

    “那又如何?你要死便死!即便你死了,本公子也是要,要了你的!”

    孟璃美眸圓瞪,一副驚恐萬分地模樣。

    眼看著張冀尚的臭嘴,即將觸碰到她之時,孟璃趕緊道:“我可助你登上皇帝之位!”

    張冀尚聞言動作稍頓,然而,他諷刺地笑了一聲后,又迫不及待地將一張嘴給湊了過來。

    張冀尚身為奸佞張相之子,難道眼中竟真就只剩聲色犬馬,而無半分對權勢的欲望?

    如若如此,那她今日不是真要被張冀尚給糟蹋了?!

    “我知道木魂蠱在哪里!也知道能如何扳倒蕭戰!”孟璃忙又道。

    好在,張冀尚聞言,終于將嘴給停了下來。

    安樂沒有說話,只是看了孟璃一眼。

    “木魂蠱?蕭戰?你會知道這些?!”張冀尚一臉質疑。

    孟璃直接道:“木魂蠱并不在皇上的身上,而我實則是蕭戰送入宮中的一枚棋子,我為何出宮,因何進宮,皆是蕭戰的一手安排?!?br />
    張冀尚這才來了點興趣,追問道:“那木魂蠱到底在誰的身上?蕭戰為何要將你送入宮中,又安排你出宮?!”

    “此事,只有相爺親自前來,我才能說?!?br />
    孟璃不確定張冀尚到底對權勢有多大的渴望,但是她確定張相必是眼中只有權勢!若是引張相前來,則她的把握才能加大。

    “秦凌云,你不會是想耍什么花招吧?”張冀尚將信將疑地看著孟璃。

    “我是秦武明之女,我落在張公子你的手里,還有活
淘宝快3是哪里的 捕鱼欢乐炸是哪家的游戏 股票微信二维码群 黑龙江36选7新开奖 上海天天彩选四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 捕鱼大师手机版下载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 现在在互联网怎么赚钱 打东北麻将夹胡技巧 15选5今日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