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樓俏佳人 作品

第二百三十五章:大道生意

    曹捕頭有心和稀泥,尋思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將禍水東引,不然黃瑩偷雞不成蝕把米,事后還怪罪到他這小人身上。

    在場眾人如何肯依,吵嚷著讓懂賬本的先生過來查。

    曹捕頭跟他的小徒弟提著官刀將人往外哄,順道給黃瑩使了個眼色,就這功夫,趕緊把店門關了,消停兩日再開張。

    黃瑩杵在柜臺前沒動,她要是關了門豈不坐實了她請人查賬的事實?要她關門,除非天塌地陷了。

    被逮的商戶當街釋放,可要補的稅款又豈是一筆小數目?幾人面如死灰,唉聲嘆氣。

    姜桃站在街頭,劉五郎和青哥將人迎進屋,店里無人,青哥氣定神閑的擦了擦眼淚:“掌柜的,我這演得像不像?”

    姜桃看了一眼街上的吵嚷嚷的商戶,抿嘴笑道:“還行?!?br />
    黃瑩這一下猶如捅了馬蜂窩,過后兩日街道上平靜如常,到了月底繳稅款的時候,商戶們憋著的一簇火頓時跟澆了一瓢油似的,怒不可遏。

    “長眼睛的都知道是誰干的?她不好過也不讓咱們做生意了?”

    “呵,富春客棧沒點事我把腦袋擱這!”

    “小本買賣能掙幾個錢?稅款一補,半年白干?!?br />
    “誰讓人家有個好夫婿?你家親戚要是縣太爺家的小舅子,你也能神氣一回?!?br />
    “咱們還能怕她不成?”

    幾個掌柜的越說越氣,桌上的都是唾沫星子,茶也沒人吃一口。

    一直沒吭聲的趙掌柜扭頭問柜臺后的姜桃:“小掌柜的,你就不惱?”

    姜桃擱下筆,委屈道:“趙三爺,你說我一個小姑娘,一無錢財二沒當官的親戚,您說我哪里敢惱?要怪也怪咱們命不好,上頭壓著這么一位,能安安心心做生意么?”

    “要我說也不是沒法子?!壁w掌柜捏緊了拳頭,他壓低了聲音跟桌上幾位道:“沒咱們的幫持,她能在這鎮上順順利利開店?”

    柜后的姜桃垂頭一笑,這幾個都是幾十年的老生意人,不敢說大了,光是點小手段就夠你喝一壺的了。

    黃瑩很快就反應過來,鎮上有些人合起伙來整她。

    頭一件就是富春客棧買不到新鮮的肉食果蔬了,原先富春腳店都是跟菜農談好供菜的,她也把這班子原封不動的接了過來。

    這兩天,供菜的菜農一個一個接著說自家的菜地出了事,說什么都不往富春客棧送菜了。

    菜也就罷了,鎮上的肉販也不知著了什么瘟,見富春客棧的人來,就說案板上的豬肉全被人訂了去,除了幾副豬下水,她竟然買不到一點葷食。

    巧婦都難為無米之炊,再好的揚州廚子也沒法對著空鍋空灶變出一桌美味佳肴來。

    黃瑩揪著頭發直皺眉,姆媽把一疊點心擱到她手邊,好心勸道:“到這也就算了,虧也就只虧了一半,咱們把心血耗在這不值當?!?br />
    黃瑩氣沖沖道:“清水鎮我拿不到菜和肉,我還不能上隔壁鎮去買?她們想斷我路,也要看看有沒有這個本事!”

    說著,她跟賬房兩個人一合計,雖說又得多出一筆買騾子買車的錢,但能暫且解了燃眉之急。

    這頭才剛商量完,門口的簍子就被人給踢翻了,路人還罵罵咧咧:“什么玩意?都不交錢讓人清的么?”

    黃瑩一瞅,只見各樣污穢、果皮、爛菜葉子都攤在門口,她大聲問:“怎么回事?老王頭呢?我給了錢的,這個時辰了還不把那些玩意給弄走?”

    清水鎮有專門的人倒馬桶,甭管是什么東西,只要一月交六文錢,東西丟到門口,到時辰了就有人運走,末了,老王頭還把馬桶給涮干凈了放到后門。

    黃瑩指了個伙計去掃,伙計忍著惡心,把門口灑掃干凈了,順道打聽了一番,老王頭病了,
淘宝快3是哪里的 抖音网红如何赚钱 福建22选5 走势图 南京硬腿子麻将app 秒赚app是真的吗 快乐扑克3玩法规则 扑克牌玩法与技巧 新上市的股票查询 通化大嘴棋牌首页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红包版 游戏麻将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