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以江嫵 作品

第二百一十三章

    湯曉曉以為姜鳳林后面還有話說,便一直的等著,只許久都沒聽到就到了的聲音時,湯曉曉這才想著剛才的話是不是另有其他意思。

    還冷嗎,湯曉曉轉頭看著仰躺在長椅上的姜鳳林,這一刻的他看起來放松極了,坐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微瞇著眼睛,像是被周圍耀眼的星閃到了眼睛。

    是……覺得她太粘人了嗎?湯曉曉看著還被自己握在手中的那個大手,從出來就一直握著他,少一只胳膊,他應該很不習慣吧。

    是這個意思嗎?湯曉曉并不想放開自己手里的這個熱源,只若是他覺得煩了……湯曉曉并不希望姜鳳林討厭自己,不管是因為什么,現在這一刻,周圍的世界是那么陌生,而她也只認識他了。

    “怎么了?”湯曉曉剛把姜鳳林的手送回他自己的腿邊,有些幼稚的行為被湯曉曉做的十分認真,離開那溫度的不舍,每一分都刻在皺起的臉上。

    這難看的臉色很快就被一道光驅了個干凈,湯曉曉看著反握回自己的大手,那緊緊包裹著的熱,燙的湯曉曉想把另一個手也塞進去一起分享些溫暖。

    只是這不是她的手,不要個別人造成麻煩的教育一直刻在湯曉曉的腦子里,湯萬紅的聲音總是那么的響亮,若是一直握著這份溫暖,會給他帶了麻煩吧。

    “我,我沒事了,”湯曉曉看著那重新移回自己身邊的大手,越珍惜的越小心,湯曉曉攥著自己有了熱氣的掌心,怕把那大手給予的所有熱,一次就全部耗盡。

    “嗯,”姜鳳林應過一聲,就這躺在椅子上的姿勢慢慢往湯曉曉的方向挪了些許,重重的頭輕壓在湯曉曉的肩上,剛剛洗過的發膏香味,順著風,一點一點,占據了湯曉曉全部的嗅覺。

    “你生我氣嗎?”姜鳳林倚著湯曉曉,親昵的在湯曉曉的耳旁蹭了蹭。

    湯曉曉微瞇著眼睛,細碎的頭發掃著裸露著的脖間,敏感的耳垂微微被刺的有些發紅,淡淡的香氣仍爭先恐后的往記憶深處竄著,湯曉曉被這一刻安穩瞇了心神,一時之間,像是完全聽不到了外界的聲音。

    生氣?湯曉曉闔眸在寂靜的黑暗里慢慢的想著自己的心事,她為什么要生氣?姜鳳林以為她在生他的氣嗎?

    “曉曉,對不起,讓你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這么久?!?br />
    姜鳳林輕吐的熱氣,在冰涼的夜里散作一團雪霧,湯曉曉不自覺的在那雪霧團前微微輕顫,把脖子瑟縮回溫暖的衣領中。

    “不是你的錯,”湯曉曉看著眼前閃爍著燈,五光十色的世界,多么喧鬧而美好,湯曉曉曾以為這就是它的樣子,是她自己錯看了這個世界,被這美麗的外表迷惑著,自己走進了那顯而易見的陷阱之中。

    “你,會不會生我的氣?”湯曉曉將臉頰抵在姜鳳林的頭頂,撲鼻的熟悉讓湯曉曉很快在人潮中如姜鳳林一般的放松下來,這趟過來天海,她應該不止辦砸了剛剛那一件事情。

    “我……見到董事長,可我不知道該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要和他講些什么,”湯曉曉無意的借著姜鳳林是手指和自己的碰在一起慢慢磨著,“他應該要被我氣死了?!?br />
    有田橙花那樣的人在,湯曉曉原本也沒指望自己能翻出個天去,只是約好了的事一次一次的違背,就算是她自己,也會忍不住要生氣的,而最后,應該算是她騙了林稼和一次,條條大罪,活著屬實不易。

    “老爺子心態好著呢,”姜鳳林被湯曉曉形容逗得笑了一聲,直起歪著的脖子,坐好后又把湯曉曉攬進了自己的懷里一起躺在長椅上。

    “他被林振威鍛煉這么些年,要是能被氣死那現在早沒他的存在了,放心吧?!?br />
    這世界誰能比林振威更會找林稼和的不自在,姜鳳林想著林振威以前那老爺子哪不爽非要往哪戳的行事準則和態度,那時候他應該不止氣死老爺子這一個目標。

    照他的進度,老爺子氣死以后,林振威應該也差不多要把自己給作死了。只是沒想到,在林振威的鍛煉下,老爺子一年比一年活的硬朗,這身子骨,硬是把歪了的林振威又給掰了回來,父子倆的交鋒,又怎么定誰輸誰贏呢。

    “就是沒幫上他們,”湯曉曉聽著耳邊砰砰的心跳,這么近的距離,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聽見過他,每一聲,都是一個人活著的象征。

    “??!”想起田橙花,湯曉曉不免又想起了林稼和同她提過的,那被林稼和認可的身份,應該是攔在他們面前最大的阻礙了。

    “你聽過田橙花嗎?”湯曉曉不知道姜鳳林是不是知道她,試探著提了一句。

    “聽過,”姜鳳林想了一會,“田家也是威霆的股東之一,應該是田家的女兒吧,你見到她了?”

    姜鳳林慢慢在腦子里想著關于這個名字的一切,他知道自然不止那是股東女兒這樣簡單的消息,只是,對田橙花的其他了解,應該不足以讓湯曉曉感到吃驚,或者,湯曉曉發現了什么更有趣的消息也不一定。

    “見到了,”湯曉曉點點頭,“特別漂亮,而且人也很好?!?br />
    “林叔說她會做菜,做很好吃的菜,今晚本外應該在林家一起吃飯的,沒想到……”

    湯曉曉止言不語,借著姜鳳林的溫暖平靜一會才繼續嘆道,“還以為今天能有頓大餐可以吃?!?br />
    “你喜歡她?”姜鳳林在湯曉曉的頭頂上輕聲問著。

    “她人挺好的,”湯曉曉不知道該怎么定義喜歡這個詞,只是覺得那是一個好人,可一想起她的身份,“可……可董事長說那是威哥的未婚妻,我……”

    想起這個身份,湯曉曉就不免為尚琦感到不平,接連著的,就覺得連毫無敵意的田橙花都是站在了對立面的敵人,即使她不想,但湯曉曉知道她們也許已經再不可能會是朋友。

    “他們的事,與你無關,”姜鳳林的手在湯曉曉的頭上輕輕的劃了兩下,“若你喜歡她,放心的去結交就是?!?br />
    “尚琦應該知道她,”姜鳳林摸不準湯曉曉在意的是什么,話說完又補了一句。

    尚琦知道,湯曉曉從姜鳳林是懷里撐起來,雖然早就預想過這樣的情況,但真的得到承認,湯曉曉還是比預想的驚訝很多。

    “他們沒吵起來?”湯曉曉低聲的問了姜鳳林一句,尚琦知道她是在求婚前還是求婚后?他們竟然到現在……沒鬧翻……

    “不知道……”對這個問題姜鳳林也挺好奇的,只是沒來得及讓他更多地了解,他就已經回國了。

    “田橙花應該是老爺子喊過去的,就在他們兩個宣布訂婚以后,所以尚琦應該是見過的?!敝皇橇终裢莻€傻子不知道。

 &
淘宝快3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