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域棲 作品

第三百二十七章:神射手

    男孩那莫大的威嚴和一怒可以毀滅一國的威嚴在少年將刀納入鞘中的一剎那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親和感。

    他對著思人行禮,眼神里不帶絲毫的不屑“多謝幾位前輩手下留情?!?br />
    一下子變換的態度令大家都有點不知所措,少年卻沒有任何的難堪和窘迫。

    四人連忙對著少年行軍禮,畢竟少年的職位是將軍,而他們只是副將。

    在軍隊里面除非有特殊的規定,否則下級在正式場合見到上級都是需要行軍禮的。

    少年擺了擺手,將正在行禮的四個人一一扶起:“諸位不用那么客氣,諸位是前輩我是晚輩,不過運氣好點有幸擔當將軍一職,這軍禮以后可免?!?br />
    少年的話說的滴水不漏,既沒有炫耀的痕跡也沒有給人帶來不滿,給人的感覺只是親和,和剛剛的感覺完全不同,給人的感覺就是如沐春風,如果不是他剛剛一穿三的話……

    接下來他又轉向西涼軍的隊伍,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我叫夏浩然,承蒙大家推舉暫當任西路軍總帥一職,還有勞大家多多關照?!鄙倌陱澭瞎?,看起來相當的溫順。

    這個時候西涼軍的訓練有素在此刻表現了出來了,全部成員在同時展現了對將軍的軍禮,數千人整齊劃一,場面魏偉壯觀。

    男孩緩步走回隨從面前,隨從將猩紅色的大靡披在少年身上,猩紅的披風在少年的身后隨風飄揚,少年這才真正有了元帥的模樣,剛開始給人的感覺像是街頭的痞子,后來給人的感覺像是溫文爾雅的世家子弟。

    現在英氣逼人,給人一種相當成熟的感覺,威嚴和穩重的氣勢在他身上陡然爆發出來很顯然他也上過戰場,他身上有那種肅殺的氣息,是那種沒有上過戰場的人絕對不會有得。

    少年此時的英氣配合著整個西涼軍行軍禮鎧甲摩擦發出的聲音,那一刻好像金戈鐵馬,硝煙彌漫,這個意思戰斗力著稱的軍隊,被注入了新的血液,不!新的靈魂。

    ……

    此后的三年少年的在這邊疆書寫了一段傳奇,原本軍事會議上那些反對的聲音消失了,原本那些懶散的身影消失了,原本那些不服氣的人消失了。

    整個西涼軍圍繞著少年擰成一股勁,一個軍隊便這樣所向無敵。

    老楊回憶著少年在這三年里面的種種,原本他還是有些不服氣的,但是今天他是真的信服了。

    思緒被拉回現實,有什么從眼前一閃而過,作為一個老兵該有的警覺性,老楊立刻警覺了起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少年。

    他剛剛不是離開去巡邏了嗎?

    少年沒有注意到他,或者說根本沒有注意他,他的速度快如疾風,奔跑的方向是……

    戰鼓!

    那是戰爭開啟的信號,那個戰鼓已經許久沒有人敲響了,但是此時他發出炸雷般的響聲,老楊定睛一看定睛一看后來我知道了,我知道難受了,我也知道姨母為什么不吭腔了,我也知道我的奶娘為什么總跟姨母那樣了,我是個無家可歸的沒人要的孩子了。

    那時候只有翎哥哥要我。

    后來有段時間,一個便宜師傅上門找我,他說他是報恩來的,他問我要不要報仇,我其實不知道報仇是什么,報仇要做什么,但心里難過,氣頭上了,我便咬牙應了。

    但這些都是悄悄做的,師傅的事姨母并不知曉。

    我想我做完了,姨母就不會動不動就嘆氣了,我也不會一直那么難過了。

    后來,有段時間翎哥哥突然對我特別好,我以為他是想撞破我們的關系了,但他沒有,那段時間他經常飲酒,有次我扶他休息時,聽見了他破碎的呢喃,我寧愿我沒有細聽,他說

    “璟兒,對不起”

    “我會替你報仇的,璟兒”

    “璟兒,對不起璟兒”

  
淘宝快3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