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雙殺

    魔術師在跳躍的時候趁機看了下身后,看到吉嵐離他越來越遠后他松了口氣,他手中的道具已經不多了,如果吉嵐死纏爛打,他恐怕兇多吉少。

    在他們敵聯盟的計劃中,回收布偶貓的事情應該是不被任何人察覺的,在所有人都自顧不暇的時候他們悄無聲息的將計劃完成,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魔術師也沒有想到,在這種濃濃的毒霧中,竟然會有一個人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朝著他步步緊追。

    魔術師在這次行動前做過功課,從死柄木弔口中得到了一個消息,在雄英高中的這些學生中,除了一個綠發海藻頭的少年和紅白相間發型的安德瓦的兒子外,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雄英體育祭上的亞軍,吉嵐吉羽。

    死柄木弔提醒他們,如果遇到吉嵐吉羽,最好不要與他進行戰斗。原因死柄木弔沒有說,暗地里魔術師還偷偷嘲笑過死柄木,認為他的氣量太小。

    現在,他終于知道了死柄木在忌憚什么,吉嵐吉羽這家伙實在是太難纏了,還好那家伙已經放棄了,不然如果讓其他人知道自己被狼狽的追了兩里地,他這些天建立的魔術師般的神秘感都會消失的!

    魔術師這樣想著,不經意間又看了一眼吉嵐,發現他似乎已經沒有了追逐自己的念頭,在樹枝上跳動的速度已經慢了下來,不過,令魔術師有些意外的是,吉嵐吉羽似乎手中拿著什么東西想要扔過來做最后的嘗試。

    魔術師笑了,他以為自己是誰?自己可是玩道具、暗器的高手,是絕對不會被外行人打到的。

    他的表演欲發作,索性停了下來,站到了一個樹干上,朝著吉嵐紳士的鞠了一躬,這不是禮貌,而是在嘲諷。

    就在他鞠躬的時候,吉嵐擲出的暗器已經旋轉著飛到了他近前,魔術師甚至能夠感覺到破空而來的風聲。

    但他并沒有著急,而是不慌不忙的從口袋掏出了一把像是果汁上裝飾的小玩具傘。

    只聽到“砰”的一聲,打開剛才只有手指大小的傘竟然瞬間變大,將魔術師的整個人都擋在了身后。

    魔術師的個性”壓縮“,能夠將東西壓縮并還原。

    他這把傘是特制的金屬傘,能夠擋住一切暗器。在魔術師的心里,他還認為自己可能是小題大做了,吉嵐的手中頂多只不過是石子一類的東西,怎么可能傷到他。

    ”暗器“落在了傘上面,只是”叮當“一聲就再無聲息,但魔術師依舊沒有大意,等待了幾秒后依舊沒有后續傷害,于是,他將傘收了起來,準備開始跑路。

    魔術師抬頭一看,自己的傘上面有著一輛玩具車,不知道是什么材質,它竟然牢牢附著在了傘上面,就算是他抖了幾下也沒有將玩具車抖下去,和它的這把傘倒是蠻相配的。

    “隨身攜帶玩具車,真是個有趣的人,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和你好好交流一番,但現在,我還是先撤離吧?!?br />
    魔術師還是很謹慎,沒有用手接觸玩具車,而是從手掌中變出的一根魔術棒想要把玩具車挑下去。

    然而——玩具車動了。

    魔術師一臉驚愕,他仿佛看到了玩具車前面的骷髏頭牙齒在張合著,仿佛就要把他吞噬一般!

    “藝術就是爆炸!”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過后,魔術師像一塊破布一般從樹枝上摔了下去,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一分鐘后,吉嵐來到了魔術師所在的位置,他臉上慘白的面具已經被炸碎,露出了他平凡滄桑的面容,他并沒有死,而是由于呼吸了毒霧,已經昏了過去。

    “主人,怎么樣!這次我立了大功吧???”

    枯萎穿心戰車來到吉嵐的身邊,想要討取吉嵐的一句夸獎,然而,吉嵐卻毫不留情地一腳把它踢開,蹲下來在魔術師的身上一邊摸索著一邊沒有好氣地開口。

    “有什么好值得高興的,你忘了我剛才說的話嗎,一但進入到你的爆炸范圍就直接引爆,只要將它的面具炸掉,就能夠讓他呼吸到毒氣昏過去。你呢,不僅沒有第一時間爆炸反而想要朝著他臉上沖,你當你是神風敢死隊員嗎,如果不是這個家伙不知道發了什么神經留在原地還拿出一把傘,你的任務早就失敗了!”

    骷髏頭被吉嵐說的無地自容,它連忙焦急地道:“再怎么說,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主人,你就別把我關小黑屋了!”

 &n
淘宝快3是哪里的 东方心经a图片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 白姐精准资料 海南4 1玩法 平特肖最长多少期开出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图 血流成河换三张下载 龙珠直播西甲巴萨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血 钱龙捕鱼外挂